2017年6月6日 星期二

無法獨立的台灣(人)

你會跟怎樣的對象「擁有小孩」


昨天跟兩位女性夥伴在用餐的時候,他們丟了一個議題:『你會跟怎樣的對象「擁有小孩」?』在說出自己的條件前,我們直接用身邊許多的異性作為評斷的參考,免得流於字面、字意之爭。

比較的方式也很簡單,除了回答的那個人之外,另外兩個人就不斷的想各種不同類型的女生名字,然後我必須聽到這女生的名字後,在三秒內回答是否願意跟他一起「擁有」小孩,前提是必須一起照顧、扶養。在一路過關斬將之後突然出現了一個非常具爭議性的 A 女性。

針對 A 女,我的直覺回答是不會,而且斬釘截鐵立馬回答。但另外兩位女性夥伴突然就睜大眼了,驚呼「為什麼?」、「她很有媽媽的味道,一看就知道可以是稱職的好媽媽,而且他平常做很多事情都是為了要結婚生小孩誒?!」

「但完全收不到她想要定下來啊。」我很堅定地回答。

「怎麼會?哪些對於教育、小孩方面的學習跟獨立的性格,不就都跟定下來會有連結嗎?」兩個女性夥伴還是無法理解的追問。

「你們說的那些我知道啊,但是問題是在於她還是會跟很多不同的男性對象約會、出去玩。會這樣跟異性頻繁接觸,怎麼可能是會想要定下來?在這樣的狀況下,根本不會去到"擁有小孩"這一關。」我講完,看著兩個夥伴瞪大眼睛欲言又止的表情,覺得好笑,但又可以收到她們似乎開始有微微的怒意,所以還是強忍了下來。

狩獵 > 鎖定 > 發展


我有收到你們在不爽了,雖然我不知道妳們在不爽什麼,但我從我的角度說一下這看似兩階段的分別,當然這是從我經驗去套出來的一個模式,不見得所有男生都是這樣。

男生(我)在想要定下來之前,我稱為「狩獵階段」,會多方約會,在每一個對象間試探、比較、找機會;但是在找到一個直得付出一切去追求並相處在一起的對象時,眼中就只有她了,這時候會進到「鎖定階段」,直到交往的模式變成穩定。

之後會想要跟她找到相處一致的目標,彼此支持成長,當然有沒有能力令到對方、彼此一起成長是需要練習的,可是在這個從「鎖定」到「 發展」的過程,就算身邊有其他條件更好的女生出現,男生通常也感受不到。這就是為什麼有的時候我們可以很容易感受到某人是單身或是交往中。

而在不同的階段,目標是清晰且不同的,從「狩獵到鎖定」階段的目標是找到目前所有選擇中的「最佳」選擇,最佳選擇是依據每個男生對伴侶條件的不同而定。而「所有的選擇」其實是侷限在「生活範疇」內的,這跟這男生目前的交友圈、社會階級(雖然我很討厭這個詞)、興趣等有關係,有時候在既有的生活範疇中,就是怎樣都找不到「最佳」選擇,因應的方法有三個面向,「維持單身」或是「擴大生活範疇」或是「降低最佳的標準」。

從「鎖定到發展」階段,是難度更高的一塊,很多人連自己要什麼不清楚、對自己的認識不足,也沒有養成學習、成長的計畫,不會理財、不知道什麼是負責任,在這樣的狀態下,要談到跟伴侶一起朝著共同的目標(通常是結婚)發展,可能是種奢求,這也難怪會有很多人乾脆一直停留在「狩獵 > 鎖定」階段,然後用「情緒勒索」、「控制」等方式,很隱性的、有技巧地不讓另外一半成長,令到伴侶可以跟自己維持在「恐怖平衡」中。

是「發展」還是「維持」


但問題是,「穩定」的關係中,雙方都是停止學習、成長、改變的,而外在環境,卻不可能不變,科技、趨勢、文化都不斷的在變化中,隨著年紀跟工作的成長與轉換,我們的「生活範疇」也會不斷的改變,先不管有沒有「小三」介入的問題,光是隨著社會歷練的提升,心態、心境、能力本來就會提升,要另外一半停在當初剛交往的位置而保持平衡不變,其實是不可能的,而這也是很多伴侶分開的原因之一。(強迫症、控制狂、恐怖情人... 等等的名詞這時候在我腦中一一浮現)

「我好像突然懂了什麼... 雖然我交往過的男生大部分也都是這樣的,定下來之後就開始對我有很多的要求,管東管西,然後好像一定要照某種「生活公約」去過生活,他才會有安全感。」夥伴之一表情稍微柔和一點後,語重心長的說。

「但弔詭的是,我跟那個 A 女很熟,她是一個非常獨立的女性,你剛才說的"發展"這塊,只要有在一起的目標的共識,只需要適時的提醒一下,聽聽她說話,其實她就可以自己把自己處理好。相對的,你講的發展聽起來比較像是在「維持」,要不要發展自己的能力、生活,不應該是將責任放在另外一半的身上,很多時候,當焦點一直放在對方身上的時候,反而根本就不會看到自己的問題點,一直不斷挑惕對方,那自己到底做了什麼,成長了什麼?說難聽的,如果男人覺得結婚是女方「託付」終身給男人,那負責任的不更應該是男人嗎?怎麼會是對女人的一堆要求跟限制,限縮女人的生活圈跟交友權利?」夥伴稍微有點激動地丟回一堆問題給我。

「而且,女人要找到一個穩定可以生小孩的對象,事前不也是會跟男人一樣有個狩獵到鎖定的過程嗎?男人怎麼可以期待女人直接就跳過這個階段?這會不會太自己為是了?」夥伴把鼻子翹得高高的看著我。「所以,回過來頭看,如果是兩個在生活各方面都很獨立的人在交往,前面講的這兩個階段都不存在。」

無法獨立的台灣人


「我同意你說的,理想的狀態下是這個樣子,但回到原本的狀況跟例子來看,妳剛才也說了,你交往的對象,不也都有類似的問題嗎?我身邊的男性朋友也幾乎都是接近的想法,也許我們可以先下一個小結的前提,台灣男人大部分都缺乏「獨立」的能力同時也自以為是。或是相對女人來說,反而比較無法獨立。」講完後,我用詢問的眼神看了一下我的兩位夥伴,只見她們異口同聲地馬上說:「對!」

我們三個人忍不住在餐廳失聲大笑,笑完之後的心情是稍微有點落寞的,「也別說男人是這樣子了,要像 A女一樣,在生活各個層面都能獨當一面,不依賴,而不斷的自我要求成長,這其實也是少數。」我講完之後又沉思了一下,「但歐美跟其他先進國家好像不會這樣,所以是為什麼,台灣人不論男女,都無法獨立卻又自以為是呢?」

「你看台灣的政治立場就知道啦,要完全獨立、有限度的獨立、還是放棄獨立,不管怎樣,都沒有人有 Guts 設定目標之後真的跨出舒適圈、利益圈去搞定,所以整個台灣養成的文化跟教育思想,就是不要獨立啊。」我一時激動的脫口而出。

但說完之後,在場的三個人都靜默了,而我全身到處都是雞皮疙瘩。

「就算我(台灣)無法獨立,也可以有小確幸的生活。」這個對話原來在不知不覺中,早已深深刻印在幾乎每個台灣人的腦裡、心裏,潛移默化的影響我們所有的行為,成為媽寶、索取鬼、恐怖情人、控制狂... 從無法獨立到放棄獨立到理所當然,甚至還打壓想獨立的人,要求他接受現況不要改變,如果這是我們台灣大多數人民心底的對話,如果這衍變成我們過生命的態度,那難怪台灣經濟無法再起飛、台灣生育率世界最低、台灣在國際不被認可...

「擁有小孩後?我會把小孩撫養好嗎?」


「我會跟怎樣的對象「擁有小孩」?」這個問句應該改成「擁有小孩後?我會把小孩撫養好嗎?」我跟夥伴說,如果擁有小孩的背後是想要有個人來養,就像經濟不好要寄望政府,要其他人對自己的生命負責任一樣,是奢求、不負責任的行為。

而生命中的這些課題,本來就不容易,但不代表就要停在原地、放棄,或者是追逐小確幸的消極處理。從你們女生的觀點來看,我學習到的是「我只能為自己的生命負責任。」只有當自己對自己負責任了,才是真的獨立,只有當台灣的大多數人都對自己負責任了,我們才是真正發自內心的獨立,然後才是經濟、才是政治。

腦中這時又浮現出,修身 > 齊家 > 治國 > 平天下... 自己都沒準備好了,結什麼婚、開什麼公司、搞什麼政治,先回頭看看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