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6日 星期三

顯而易見的問題是,「有能力的人,沒採取實際行動。」



就在昨天,領導力加速器舉辦的「哈佛個案研討讀書會」結束後,Chen 說有些問題想問我,他還是一個 26歲研究所的學生,大學唸的是企業管理,研究所念的是社工。

Chen 會參加圖書會,是因為他已經有些工作經驗,並覺得目前的社工體制內應該有些不同的想法及聲音,因此也非常認真的在參與座談會、讀書會等提升學習能力的聚會。

以下是我與他的一段對話,我覺得頗有啟發的意義,特別節錄與分享如下:

社會服務的兩難

「我身邊有一些志工朋友,」Chen說,「他們的主要任務是教一些身心障礙的朋友到街上去販售他們所製作生產的商品,比如說餅乾、蛋糕或麵包之類的。」

「但是這些社工本身沒開過公司,」Chen看起來略顯苦惱,「也沒有受過任何的專業訓練,所以推廣近兩年,目前大部分都無法再營運下去,收掉了。」

「喔,難怪。」我說,「之前在東區、北車,確實常在路口看到有類似的志工朋友在服務有需要的人,但這幾個月真的幾乎沒看到了。」

「對啊,但這是個困境,」Chen 有點感概,「因為志工們並不想花錢、花時間去學習如何「創業」,這與他們認知中的志工要做的事情無關,可是很明顯的,如果他們沒有藉助外部的力量,那無法在既有的格局外成就更多更大的事情。」


腦中的目標,真的是目標嗎?

「聽你這樣說,我想跟你分享一個貌似無關的案例,」我說,「我有一個廚師的朋友,本身手藝很好,吃過他食物的人都覺得很好吃,有能力出來開業。之前他有個創業的概念跟想法,大概需要 300萬的資金,但是在他努力一陣子後,只能湊到 200萬,於是他到現在一直都沒開,你覺得聽起來問題在哪裡?」

「嗯...」Chen 想了一下,「200萬不能開餐廳嗎?」

「對,這裏就是問題所在,」我說,「從結果來看,他不是想開自己的餐廳,而是想開那間需要 300萬資金的餐廳。」

「我那時有跟他提過,錢多有錢多的做法,錢少有錢少的計畫,就算是開個簡單的便當店,雖然營業額不會比 300萬的餐廳多,但淨利仍然有可能高於它,主要是看怎麼營運、行銷。關鍵是在於,你的目標到底是當老闆,還是開 300萬的餐廳。」我想了一下說,「因為一開始聽起來,他的身體有些狀況,跟之前老闆處得不好,目標是要開一間屬於自己的餐廳,不需要長期站著工作,也可以盡情發揮專長。但實際執行起來,目標變成了固執於要開 300萬的餐廳,於是到現在什麼都沒開成。」

「嗯,這聽起來跟前面提到志工的案例其實有異曲同工之妙,」Chen 突然想通了一些事情,「都是有一個很棒的想法,然後遇到現實的阻礙,但當需要轉換、冒險或突破的時候,就停滯了,不願意去做沒做過的事,在既有的框框內做有限的選擇,於是就算身邊的人給再多的建議跟提示,也無法改變什麼。



從「最小可行商業模型」開始

「這樣想起來真的很可惜誒。」Chen話鋒一轉,「對了,我有個自己的創業想法想問問你。」

「好啊,請說。」我說。

「我之前的創業概念是,目前很多的老人看護,他們在申請看護上的流程非常複雜,要經過審查、審核、發派等等的,而看護要找到工作,也一樣很不順利,」Chen興奮地說,「而這其實只要有個 App就可以滿足了,我算過了大概需要 200萬就可以執行,想聽聽你的意見。」

「所以,」我問,「直覺想到的收入來源是什麼?」

「媒合的費用,」Chen 很快地回答,「當然一開始不會有廣告或其他收入,但透過 App 媒合,可以收成交的手續費。」

「所以,如果沒有 App,」我好奇的問,「這個媒合的動作有其他的替代方案,用不同於原本需要很多程序跟流程的方法去做到嗎?

「很簡單啊,」Chen 有自信的說,「只要先在 Facebook 創一個社團,然後再找有相關人脈資源的有力人士加入或把資源拉近社團,就可以啟動業務了。」

「你有這個想法多久了?」我好奇的問。

「有半年了。」Chen 回答。

「那半年了,」我嚴肅的問他,「為什麼這個社團沒有做,而一直想著 200萬的 App?」

「誒... 」Chen 一時無法回答。

「你有沒有發現,」我認真的問,「你這樣跟前面講到的志工、300萬的餐廳的案例,其實根本一模一樣,而你剛才也自己有智慧的看出來他們的盲點在哪裡。

「對誒... 」Chen 尷尬地說,「好像其實一樣。」

「所以,」我繼續問,「卡住你沒去執行 FB社團的問題、原因是什麼?」

願景跟目標,有大於你的顧慮與恐懼嗎?


「因為要跟那些有力人士開口,」Chen 表情靦腆地回答,「我怕被拒絕或是造成他們的困擾。」

「你要服務身心障礙人士的願景,」我嚴肅的說,「難道沒有你的面子重要嗎?如果有力人士如老師、教授、政客,他們不願意跟你有共同的願景跟立場,去服務這群人,你就放棄了?還是這不過是讓他們原形畢露,其實他們沒有如外界形象上的那樣支持與愛護身心障礙人士。」

「而且如果你就這樣放棄了,」我不讓 Chen 的視線離開,「那你也跟他們一樣,只是個看起來形象很好、理念很高,但其實沒有真的很想服務你說的那群人。

「這是你的選擇,」我語調轉為柔軟,「這不是個應該或必須要做的事情,就像那些志工跟開餐廳的廚師一樣。」

「但你要想清處,問問自己的心,」我認真的說,「如果你知道這是你要的,沒什麼可以阻止你,也不要去把餅畫得太大,然後一直拖延等待。」

「你現在唯一可以做的,」我語重心長的說,「就是去測試跟驗證你所說的 FB社團的這個模式是否可以成功的達成你所謂的「媒合」,因為如果驗證是可以成功的,那時候我們拿著數字跟流程說明,要去找到人願意投資 200萬的 App,是比較簡單,還是比現在直接去找困難?」

「對吼,」Chen眼睛發光的說,「絕對比較簡單,我怎麼之前都沒想到。」

「這就是現在社會跟教育的問題,」我難過的說,「書讀得太多、夢想做得太大,然後,不想從基礎做起、不想直接採取行動、不想扛責任、不想付代價。」

「這世界不是有能力的人太少,」我認真的說,「而是有能力的人,什麼都不做。」

「好,」Chen 認真的看著我,「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copyright @ 周逸達 Zeal Chou,臥龍崗顧問有限公司

歡迎分享轉載,但請註明出處,否則依法咎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