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4日 星期一

聽信媒體的正義之舉 - 平溪天燈淨山後的反思


關於天燈施放,在環保及動保上的疑慮
每個月至少 30,000個天燈被施放,一年產生 17噸的垃圾!
2011年,英國動保協會就有發現貓頭鷹卡在天燈內慘死的問題
數量龐大的天燈「垃圾」占據山頭
是的,在 2016年的 3月份,我看到了 TVBS 新聞的報導,以及「台客劇場」在 youtube上所播放的「天燈去哪了?用環保 GPS天燈追蹤自己的垃圾」的影片,心有所感,既然這是如此嚴重的環保問題,怎麼能一堆人看了新聞卻沒有任何行動,政府怎麼可以放任這嚴重的環保問題只做場面話及敷衍的處置,因此一時氣憤,發起去平溪十分淨山撿天燈的活動,

 4/3(日)活動當天,共有3x位網友報名,當天早上現場有 17位熱心的朋友到場參與,一同展開我們的淨山之旅。我想這和 3/28 內湖小燈泡事件後,馬上在一週內有人舉辦了 2x場的相關活動一樣,當社會出現了不公不義、義憤填膺的事件後,總有些人跳出來主張一些事情,號召具體的行動,在台灣能有這樣澎湃的自由之聲及行動,是令人感到欣慰的。



面對現實

在出發前,透過朋友的介紹,聯繫上了十分里的胡里長,於是對於觀光客大量施放的天燈在九份-菁桐鐵道支線經濟及文化上的影響,有了更深一層的認知。原來事實似乎跟我在媒體上看到的不一樣,以下節錄部分的對話內容:

3/27 場勘筆記 by Zeal
「你剛才騎車過來的路上,」十分里里長問到:「有看到山頭、溪裡,有很多的天燈嗎?」

「誒?」我愣了一下:「數一數不到10個,比我預期的少很多誒。」

「對啊,」里長有點無奈的說:「因為我們本來就有回收的機制。」「但是,很多環保團體看到媒體的新聞後,就來跑轟,覺得當地沒做好環保,造成大量的污染。」里長轉頭跟朋友說「幫我把天燈的燈座拿來。」

「天燈就是竹片圍成一圈,然後上面有幾條鐵線。」里長認真的說:「如果這些都可以被回收,你覺得上面會自然分解腐爛的油宣紙,算是對環境的污染嗎?」

「嗯,雖然影響不大,」我想了一下堅定地看著里長:「但嚴格來說,還是算。」

「那我換個角度問你,」里長無奈的說:「你覺得觀光客來到十分鐵道支線遊玩,吃的、喝的、買的,所創造出來的垃圾,跟那些燈座回收後,殘留的油宣紙比起來。哪個對環境的影響更大?」

當天場勘回來心情是複雜的,現在我無法確認到底媒體、影片中的問題是真的,還是里長說的是真的。肉眼所見,確實落在山頭與溪裡的天燈數量比媒體上聽到的少非常的多,輕輕翠綠的山頭依然美麗,但油宣紙真的對環境沒有殺傷力嗎?真的有人在回收天燈的底座嗎?我想,這些問題留到我們 4/3 活動當天確認吧。



整裝待發

4/3(日)9:30am 集合完畢,在出發前,特別跟大家溝通達成共識,今天的重點是來撿天燈及垃圾,試圖能透過實際的行動影響觀光客,做到環保、污染減量的目的,也特別感謝每一個人的參與。


胡里長特別為我們做了 30分鐘的環境導覽、天燈的由來、天燈的製作方式及成本計算、天燈的回收方式、觀光客的流量、未來將成立的協會將如何推動觀光、文化同時兼顧環保,並接受現場朋友們的 QA。其中我覺得特別有感的有下面幾點,跟各位朋友分享:


一、當地的居民老奢,每天凌晨 5am就會起床,展開他們「回收」天燈的工作。所以之前媒體有報導,過年時所施放的大量天燈,當地居民大約在 3天後,就完成了天燈的回收。但這部分並沒有被媒體報導,因此大家印象只會停留在「大量天燈垃圾」的觀點,但又不來求證。
二、當地的居民老回收一個天燈的底座,可以賣給販售天燈的店家供重新製作,一個回收的費用是 $7元,同時,這是他們生活費的主要收入。(所以如果大家一直來淨山,把天燈收走,他們反而沒收入了。) 
三、全世界主要販售天燈的國家只有三個,台灣是其中之一,會來到九份 - 菁桐支線的觀光客約 13萬人次,平均每個觀光客所花費的金額是 $800元,每年可以貢獻政府大約 1億元的外匯收入,而另外兩個國家所收的天燈費用,大約是 500新台幣,台灣所販售的金額為 100-150新台幣,甚至旁邊的十分瀑布在政府回收後,更改為免費,如果政府與當地沒有足夠多的經濟、稅收,又怎麼能有經費去改善當地的環境提推動環保相關的活動?
簡單的說明後,我們一行人便展開了淨山的行程,附上幾張這趟行程的紀錄照片。
天燈高高掛,約莫近三層樓高。

路邊充斥著人們隨手丟棄的垃圾。
鐵道邊也是天燈殘骸及瓶瓶罐罐。
 
最辛苦的是進到山區,取下掛在樹枝上的天燈殘骸。

光是一條斜坡,就可以裝滿兩代的瓶罐。 
活動結束後合影。
17個人,100分鐘,7袋垃圾,6個天燈。

一路彎腰俯拾,如果你問我們一行人,到底是天燈問題嚴重,還是垃圾問題嚴重,我想我們會非常堅定的告訴你,「垃圾」!

天燈體積大而明顯(除了在山林裡的),而煙蒂、破碎瓶罐、廢棄物、紙屑、果皮... 等,反而花很多時間一一清理,丟一個垃圾很輕鬆,拋出去就是了,但要撿回來反而花了很多的心力,不斷彎腰、蹲下、起立,等於一小時內深蹲近 200次!累死了

深深有感,問題並不是在於垃圾,而是在於丟垃圾的人,少部分人缺乏環保及維護環境的觀念,長期累積下來,反而造成了對環境美觀、安全的危害,如果問題不在天燈上,而是在亂丟垃圾的問題上,我想這就不是十分當地的問題,而是台灣人的自主意識及文化的問題,更深一層看,應該還有教育及法規的問題。

如果天燈的底座是可以被回收的,如果天燈上面的油宣紙是會腐爛分解的(只是需要時間),那麼汽車排放的廢氣跟燃燒金紙的廢氣相比、油宣紙跟永遠無法分解於大自然的塑膠相比,到底問題在哪裡?還記得一個多月前去金山的沙珠灣淨灘,在海灘後方的防風林,防的不是風,是滿滿的垃圾,而且都是塑膠類的製品,無法回收分解的自然殺手,這次的活動原本以為是撿天燈,沒想到卻遇到了一樣的問題,「塑膠」、「塑膠」、「塑膠」!

環保餐具的普及

衷心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能和我一樣有所反思,在都市裡,我們有多麽的習慣使用塑膠製品?飲料杯、早餐店的塑膠袋、水瓶、吸管、餐盒... 我相信還有許許多多,只是我們沒有在留意,有沒有可能,隨身攜帶一付環保筷呢?(最好也幫朋友多帶一份推廣)環保吸管?自備水壺/杯?(友善店家還會給折扣!)

如果在工作之餘,你能夠參與幾次淨山/淨灘的活動,我相信你會有深刻的體驗,我們平常隨手丟棄的垃圾,當要刻意撿起來的時候是多麽的辛苦。而且一個小時,一個人,能撿的垃圾數量真的非常有限,就從日常生活的環保餐具做起,在生活上開始自主與自覺,也許一開始很不習慣,但相信,總有一天,我們會讓到那些使用塑膠餐具的人自己覺得很害臊

上網找了些環保餐具的網址,提供給有心的你可以參考:

Pinkoi 文創環保餐具系列  |  http://goo.gl/TwmkBJ
PC Home 不鏽鋼吸管  |  http://goo.gl/Pd5Tgx

盡信書/媒體,不如無書/媒體

其實身為這次活動的發起人,當一開始場勘從里長那邊收到不同於媒體的資訊後,就一直在自己反省跟思考,我是不是太過於依賴媒體了,今天如果我看完一開始的報導後,就跟著怒罵政府與十分當地的民眾,而不採取任何行動,或甚至我是起頭、帶頭怒罵的那個人。這些不實事求是的後果,很可能一輩子不會發現我自以為事的在做對的事情,而其實根本是跟風起舞,一起扭曲事實。媒體與輿論,不就正是這樣被政客及財團操控嗎?我們甘於被操控嗎?甘於成為商業利益下的幫兇嗎?

對於天燈底座撿到後能否拿到店家回收,4/3當天並沒有實際測試,但在從山裡拿著 5個天燈殘骸翻出草叢時,確實有看到一個阿婆帶著斗笠拿著長夾及天燈,從山坡上下來,可以相信,居民撿天燈是有的。我也希望,對環保、天燈等議題有感受的你,能夠親自查證、訪問、淨山,也驗證我們所體驗的、我文章所訴說的,是否屬實,而針對環保的這個議題,我們能不能透過實際的行動與號召,令到更多的人認同並一起參與呢?這才是真正值得我們努力的「正面」力量,而不是宣洩負面的能量~

最後,感謝你看完這篇文章,你可以為自己做一個有力量的選擇,有意識的開始推廣「環保」意識,開始使用環保碗、杯、筷,分享這篇文章給身邊的朋友。

或者,你也可以選擇什麼都不做,讓大自然的環境被人類慢慢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