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出社會不到一年,總經理問我要不要接他位置!?


下午接了一通電話,朋友興奮又驚恐地打電話來說:「我要跟你分享一件事情!」語調聽起來異常興奮,雖然還不知道是什麼事情,但情緒已經整個被感染。

「你說啊,聽起來很棒,那是什麼?」我也迫不急待的想要知道。

「我剛去工作不到一個月的老闆,剛才電話問我,以後的生涯規劃是什麼,」就算隔著電話,我彷彿也可以感受到對方俏皮地眨了一下眼睛,「我跟他說了我的兩個願景,一個是專於自己的,另外一個是關於我們討論過,要長期合作的那塊。結果你知道他說什麼嗎?」

我在電話的這一頭搖著頭,「我原本想說他是想要你之後長期在他身邊工作,但他這樣問,我還真猜不到。」我看著天花板同時也在思考著,我在什麼時候會這樣問一個來公司工作一個月的特助,同時也剛出社會不到一年的畢業生?

「他先是說他完全認同我的這兩個願景,然後突然認真的問我,他希望一年後,公司總經理的位置可以交接給我,他只要退位當董事長就好了,他不想管太多公司內部的細節。」邊說著,朋友開始有哽咽想哭的語調。

「哇喔!這真是令人興奮的好消息,難怪你這麼激動!」我聽完也笑出來了。

「對啊,我突然很感謝之前遇到的人事物,他們讓我有很多的學習,」朋友頓了一下後繼續說,「我自己想了一下,我覺得最大的差別在於,我只跟「公司」的目標在一起,不是跟老闆的目標再一起,也不是跟其他主管或同事的聚會再一起,不止如此,我還努力地令到主管和同事們,都與公司的目標在一起。」朋友又想了下,「就算老闆違背了公司的目標,我也會直接讓他知道,他與他的目標背離了。」

我聽完沉思了一下,曾經當過員工、主管,也創過業,遇過形形色色的人來公司上班,確實,大部分的人上班是為了「自己」,可能連目標也勾不到,就只是滿足生活所需,能存點錢享受小確幸就好,少部分的員工或主管,是很認真的以階段性的「目標」,為工作重點,但就像唸書時的考試一樣,有個「題目」、「要求」來,我就認真的作答。但如果換位思考一下,如果自己是老闆的想法又會是如何?

行事準則,是依據「個人需求」還是「公司需求」?
利益分配,是「個人需求」還是「公司需求」優先?
提供建議,是考量「個人需求」還是「公司需求」?

類似的句子還可以一直延續下去,但我也覺得,如果有一個人,可以,甚至比我還重視「公司」的現況、願景、發展狀況,甚至為了這個公司的願景去挑戰老闆、挑戰自己,我想必然是一種感動,當我可以明確地收到這個立場時,當我感受到他立場比我還明確時,我問我自己:「我會不會想把他視為公司接班人?」答案是肯定的,換個角度思考,我突然可以理解了。

「我突然覺得,過去經歷過的一切,在看到各式各樣的人他們的反應與決策中學習;也因為身邊有許多有經驗的貴人不斷讓我問問題,所以我才沒有歪掉,而可以聚焦在這個正確的道路上發展我自己的天賦,」朋友感動的說,「也因為這樣再堅持做「對」的事的時候,我無所畏懼!」

我想著我 25歲的這位朋友的臉,感受著他的興奮感,同時也想到五年前自己被問同樣的問題時,我有這樣跟公司的目標再一起的立場嗎?

我沒有,所以我現在在這裡,旨在協助其他人成長與突破自己,哈哈。

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

當A跟B在吵架,C說...

當 A 跟 B 在吵架... 而 C 是創業家,在旁旁觀

C 想著:「看來 A 最需要的是 xxx,而當A有了 xxx,B 若沒有 yyy,那 B 就慘了,所以我 xxx 該先定價後賣給 A,再把 yyy 賣給 B。...」



當 A 跟 B 在吵架... 而 C 是歷史學家,在旁旁觀

C 想著:「當 A 剛才這樣問,如果我是 B,我應該會如此這樣回答,但 B 為什麼這樣回答呢?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可能性。而 A,他是基於什麼所以問出這樣的問題,他問題背後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



當 A 跟 B 在吵架... 而 C 是律師,在旁旁觀

C 想著:「A 剛才說的論點其實沒有依據,但 B 居然買單了,表示 B 對於特定議題會感到恐懼或猶豫,那也就是說 B 其實並不是不能吵贏,只要有足夠的支撐跟證據,是可以吵贏的,也就是說,如果我先準備好 xxx,那我就可以跟 B 開價要求他委任我當律師。而如果 B 吵贏了,我的收益就會是 yyy,而這樣划算嗎?還是我要跟 A 合作呢?」



當 A 跟 B 在吵架... 而 C 是... ,在旁旁觀

後續故事留給你繼續發揮~

2017年8月4日 星期五

穩定的幻覺 - 心情隨筆

「改變」是一個永遠持續、存在的過程,而不是偶爾發生。
只有那些對生活周遭不再關切、冷漠、假裝不在乎的人,才會認為現在就很好,世界就是這樣。
然後,當變化累積到一個層度的量,而不得不改變的時候,他們就可以理直氣壯的成為受害者,用抗拒和抱怨來抵抗不可能不改變的事實(其實只是拖延時間),並要求政府、市場、他人,應該為自己的不舒服及損失負責任(要別人為他負責任)。
「改變」,才是「不變」的真理。我們可以選擇接受它,或是假裝看不見。而不管選擇了什麼,「改變」依然會以看不到的形式在不斷進行著。